欧玛拉(Omara Jiménez Moreno),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并原发性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10年7月8日


手术日期:2010年7月。

esp 西班牙人


Omara

大家好,我叫欧玛拉,我今年14岁,我是西班牙卡达黑那人。
首先我希望我的故事分享能帮助那些有脊柱疼痛问题的人,也能鼓励大家不要失去希望,如果你们也感到身体不适,可以去找罗佑医生,就像我爸爸常说的,在我们的求医路程中,当很多出口都被关上又没有人能打开这些出口时,罗佑医生总是有钥匙来开启这些出口。

好吧,我来跟大家说说我的故事:
大概是从9岁开始,我总是会有背部的疼痛,一开始这些疼痛都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我也总以为是因为我做了什么用力的动作或其他事造成的。但随着时间,这些疼痛问题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让我无法进行正常的日常生活。

去年我的父母把我带去罗佑医生的门诊,想听听看医生的意见,因为我的父亲也曾是罗佑医生的病患,罗佑医生帮爸爸动过两次手术,爸爸也非常感激医生,你们也可以在网站上找到我爸爸的故事分享,他叫何塞(José Juan Jiménez)。(*注:何塞的故事在病友故事的脊柱手术类内。)

现在我要说的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原发性脊柱侧弯造成的背部疼痛外,我还有一个让我很担心的问题就是我有夜间尿失禁尿床的问题,在门诊时罗佑医生说如果确认我的病症适合手术的话,我尿失禁的问题可能可以解决(当时听到医生的话,我和我爸妈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罗佑医生一开始诊断我应该是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但是为了确定我的病,医生让我再做了几个核磁共振。

我后来在我们城市做了新的核磁共振,但很夸张的是,帮我做核磁的医生看了我的片子后说我一点问题也没有,叫我不用担心,还说一切都很正常。

不过,之后我们把我的片子带去给罗佑医生看,他确定了我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建议我必须进行终丝切断的手术,医生说这个手术的风险很低且对我会很有帮助。
虽然当时对于手术我很害怕,但是医生和他的团队还有我爸爸妈妈说服了我进行手术。

2010年7月8日罗佑医生帮我动了手术,手术的时间很快,术后的恢复也相当好,最值得一提的是手术后的同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晚上尿失禁尿床了,这对我来说是最最重要的,而其他身体的不舒服也一样都消失了。

最后,我想要感谢罗佑医生和他的医疗团队,感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

[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