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Natalia Sotnikova),脊髓牵扯综合症,小脑扁桃体下疝并原发性脊髓空洞症,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12年9月26日


手术日期:2012年5月。

rusia 俄国人


Natalia_Sotnikova

2012年5月31日我接受了罗佑医生的手术,也从这天起我重生了!

这些话不是我想夸大化,但这是我的现在的经历和看法。

我是在2010年发现我的疾病的,在这之前的20多年医生们都一直诊断我是软骨症并以软骨症为我治疗。当我告诉医生我的身体右半边没有感觉时,医生们都只是耸耸肩,就好像是听不懂我在和他们说什么,或者就是单纯的忽略我的话。不过对我来说最糟的是我一年比一年更难像医生解释我身体的感觉,我自己开始发现我身体有哪边不对劲。我后来变得很容易生气,我很容易累,我就好像失去力气一样,我开始很常觉得世界是灰色得,我感觉我已经不算活着了,我感觉我是从另一个世界在观看一切…后来我甚至连和人聊天都变得吃力,以前是如此简单的事,我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样…此外,我感觉自己至少已经80岁了,每天都很可能是我生命得最后一天…这一切真的令人无法忍受。

慢慢地我被我自己搞疯了。我常常有一些“惊喜”发生,例如,我散步的时候,我会把我的包弄丢,我的眼睛会看到重叠的影像,我经常失去平衡跌倒。早上的时候,我没有力气起床:我的全身剧痛就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我感觉我的腰部就好像有一块混凝土板压在上面一样,此外,我每天晚上都必须起来个100多次,我每5分钟就必须去厕所一趟。

后来再发现我是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和脊髓空洞症后,我们的医生(包含我们省里最重要的神经科医生)都只泄气说:“你这是生下来就有的疾病,你必须一辈子和你的疾病一起活下去…”,之后他们就让我做了一个疗程,但这个疗程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后来我的希望就放在网络上了,我天天在电脑前寻找,但,哎…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我疾病的俄国医院和诊所的网页,我都看过了。我没有找到什么新的东西…直到有一天,我还记得是2012年的2月份,我找到了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的网站,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个新发现!!!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找到他们了!从那一刻起我也毫不犹豫相信他们将是我的救星。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对罗佑医生充满深深的谢意,感谢他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在手术后我的身体恢复到和以前一样,我也意识到我又可以再一次开怀大笑,而且没有畏惧的看向未来…

手术后,我跟罗佑医生说我会天天为他祷告的,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真的会做到…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心里对罗佑医生的工作,知识和一切的感激,因为他真真正正的帮助了我

我真心祝福医生能够长命百岁,我祝他健康,健康还是健康,希望他能有更多丰硕的岁月!

非常感谢您,

娜塔莉

2012年9月19日俄罗斯新西伯利亚

我的联系电话: 8913-920-04-48, 8953-764-69-30

Skype: sotnikova.natalya

E-mail: [email protected]

视频分享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