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利亚露易莎(Marialuisa Tripodi),小脑扁桃体下疝并原发性脊髓空洞症、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12年4月10日


手术日期:2011年11月。

ita 意大利人


Maria_Luisa_Tripodi

大家好,我是玛利亚露易莎,我今年47岁,我是在2005年时发现我患有脊髓空洞症和Arnold Chiair畸形的,但在这之前我早就已经出现许多的病症…

我在1993年,在我生完第二胎之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变化:频繁性的口腔溃疡、长期疲劳导致我没有任何心情做任何事、尾骨部位异常肿胀。随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慢性疲劳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在沙发上度过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朋友们还笑我这是慢性懒惰症吧。

后来我的病症增加了偏头疼,这是我从青年时期就一直有问题,但随着时间偏头疼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还伴随颈部剧烈的疼痛。

我开始去做理疗,但很奇怪的,在进行疗程时,我的情况没有变好反而越来越严重;我当时的理疗师,一个非常专业且认真的人,她当时马上停止我的理疗疗程并建议我拍一个核磁共振片,因为她认为我的理疗反应不正常,也就是这样我发现了我一切问题的源头!

也因此,我开始去看许多不同的神经外科医生,但是对他们来说我并没有明显病症,因此没有任何医生建议我进行手术。但在此同时我的病症其实一直在加重,我,一直都是一个相当乐观而且充满精力的人,但生病后我却变成一个很阴暗的人,所有的事都让我觉得很沉重,后来我在双手和双脚也开始出现感觉异常,尤其是身体左半边,我的身体一次比一次更不灵活,还有我吃饭时有吞咽问题。

2008年时我的家庭医生联系了我,问我是否可以和克洛伽医生会面,克洛伽医生时他的同事,克洛伽医生和我患有相同的疾病,就在那次会面我们发现我们俩的病症非常相似。

过了一段时间后克洛伽医生接受了罗佑医生的终丝切断手术,他术后的成果你们也可以在网上阅读他的故事。但当时我还是无法做决定。我的病症一直不断在恶化,我也开始出现经常性肠痉挛的问题,另外在一次的眼科检查,医生发现我的视角变小,要求我做一系列的检查以排除其他的问题。我的检查都是正常的,但我的视力却不断的变差。我的家庭医生,在得知克洛伽医生术后成功的结果后,一直鼓励我也到西班牙看看,但我还是不敢。在去年夏天,我一直有一种我只是在拖延我的生命的感觉,我在背部和腰部一直有慢性的挛缩,而服用药物也只能让我短暂减轻我的疼痛。

于是,我联系了另外2个神经外科医生,我真的不想跑到国外,也不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进行手术。就在这一次,医生们一致判定我必须尽快进行减压手术,因为我的病况已恶化,此外对这2位神经外科医生而言,我的病例不适合终丝切断手术,因此他们认为探讨终丝手术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在这之后,我自发性晕倒了2次,也就这样我终于做出决定了,我联系了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我在2011年11月14日去了巴塞罗那。

首先我必须和大家澄清,我一直对在外国、在陌生的环境治疗的恐惧感,在见到罗佑医生的医疗团队后马上就消失无踪了,他们让我感觉我就像在家一样,非常热情亲切的对待我。门诊后隔天我就进行了手术,我的人生也就此改变。在术后我立即就感到我背部和颈部的疼痛消失了,长期存在的疲倦感也完全消失了。今天,我术后已经满5个月,我可以说我的生活真的有非常大的改变,我又回到以前的我,我就好像从一个暗黑的隧道中走出来了,过去痛苦的8年就好像从来不存在一样。我唯一后悔的是我没有早一点进行手术。

在这里,我想再一次感谢罗佑医生,感谢他对这些疾病所投入的心血,也感谢他这么人性化的对待病患。

2012年4月10日

玛利亚露易莎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