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林提娜(Celestina Marques Gon_alves),脊髓牵扯综合征,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原发性脊柱侧弯并复合性椎间盘突出。

Published by at 2013年10月10日


手术日期:2011年7月。

brasil 巴西人

大家好,我叫塞林提娜,我住在巴西阿雷格里港,现在的我是一个非常快乐且享受生活的人,但在多年以前我还是个受剧烈头疼和颈部疼痛所苦的可怜人。2006年11月时我曾去中国学习针灸,但因为我的病痛问题我没法把课程学习完。原本我靠针灸止住了疼痛,但当我回到巴西时,就像我在中国的情况一样,我的疼痛突然爆发且难以忍受。我把这些突发剧烈疼痛归因于旅途压力及长时间飞行,但在这之后我疼痛突发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了,约每3个月就一次。我的家人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我大概有3个月的时间都没发生任何问题,但再过一段时间后我的疼痛一次比一次更严重。不过这时我也发现一种药,我只要把药放在舌下,几分钟内就可以止疼了。

2009年开始我的头疼变频繁,几乎每天都头疼,我透过按摩和针灸来减缓我的一些病症,但后来我开始出现不同的病症,不过我从未把这些问题和头疼相连。2010年时我开始失声,甚至声音也变的沙哑,我是针灸师,也教人家针灸,我很多次在教课时突然没了声音。我很快的去看了医生,但医生找不出我失声的原因,于是把我转给别的专家,但这些医生从未找出我的问题所在。

同年,以很快速度的方式,我不断出现新的病症,后颈一阵一阵的剧烈疼痛,头部压力,视力模糊等。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的情况和疼痛也越来越严重,我甚至都无法睡觉了,我每天晚上都在床上翻来覆去,感觉就好像身上穿了一件特别小特别紧的衣服很不舒服。后来我开始研究怎样才能睡得好一点,我发现只要把头悬在床边,我就会感觉头部压力小一点。

在短短几个星期我就明显感到我病症的恶化,我开始会夜间睡眠呼吸停止,坐着就不小心睡着了,白天时我常会觉得上不来气。后来我也开始有心脏疾病的问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一直不断的在看不同专业领域的专家医生。我一共看了8个医生,他们是分别5个不同领域的专家,但他们没有任何人能找出我的问题所在。那时医生们只知道我在颈部有问题,但也不建议我进行任何手术。最后在一次的检查中医生发现我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

我还记得有一天我梦见自己在拍脑部核磁共振,那天是星期一,之后我醒过来准备下床,这时候的我下床时我已经几乎是拖行自己的方式了,后来我打了一通电话预约了神经科的门诊,这是7个神经科医生中我第一个去看的医生,我要求医生给我拍一个核磁共振片,但他看了看我说我很好没必要拍片,但我坚持一定要他给我拍,于是隔天我已经成功拍好片子了,隔了一周我再回门诊看结果时,医生发现我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他当下马上把我转给另一个医生。我一共看了7个神经科医生,其中他们只有一个做过减压手术,他跟我说了减压手术是怎么做的,也告诉了我手术的风险,也因此我决定不接受减压手术,因为手术死亡的风险和疾病本身猝死的风险相比,我选择自己承担疾病本身的风险。这时刚好我儿子要去加拿大读一年书,我也决定在我儿子学成回来前不把我的情况告诉任何人,不过后来我还是把我的情况告诉了我的先生。在这没多久我的情况变糟了,我的双腿开始失去力气,大小便也开始失禁,这样的情况让我无法做我的工作,无法走路,开车……我走5步路就会感觉缺氧而且很累,累到我需要躺下来休息。到这种地步,我已经不知道是我背的问题造成还是什么原因了。我的女儿,对我身体的情况一直很怀疑(因为我生病的关系我一直避免见我女儿不想让她担心),最后在她追问下她知道了我的病,也知道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风险非常高的减压手术。我的女儿对我的疾病感到非常的难过,她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她开始在网路上调查找相关信息,希望能找到这个可怕病痛的解决方法。

在这事三天后,我女儿又回我家,拿着她装有满满信息的电脑一起来了,原来她和许多小脑扁桃体下疝的论坛,病友团体和患者联系了,他们是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给罗佑医生做的手术。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我们开始远距向罗佑医生咨询,我们把我所有的核磁共振片都发给他们,我的心情真的好激动!我们后来得到回复说我的情况适合进行手术治疗,但说实话那时我们还是有些怀疑的,因为罗佑医生所说的一切都是我们巴西阿雷格里港神经科医生所不知道的知识。不过我开始有了可以重新开始走路的希望,可以好好的呼吸,睡觉,讲话,上厕所…对我来说,这时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我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也透过灵气得到精神上的帮助。

2011年7月我决定到巴塞罗那接受终丝切断手术,术后隔天我就出院了,而且是没有疼痛的自己走出医院的。我在巴塞罗那待了十天,天天观光散步都没有任何疼痛出现。后来我回巴西时我也发现原本搭飞机我头部压力会很大的问题也消失了。罗佑医生告诉我我之后也需要做颈椎椎间盘突出的手术,我在颈椎有3个椎间盘突出,后来在终丝术后5个月我在我们巴西做了颈椎手术,医生在颈椎给我置入了3个支架和8个钢丁。在做完颈椎手术后,我脖子转动的情况改善很多,也不疼了,手指灵敏性也好了很多,我真的非常感谢罗佑医生。

从西班牙回来后,我马上就去看之前的那些神经科医生,告诉他们我的病症是与小脑扁桃体下疝相关,也因此他们给我做的肺部,心脏,肾脏,耳鼻喉科,视力检查都查不出任何问题。我的这些信息也正好帮助了这些医生诊断出一个刚入院的9岁孩子的问题。

我很希望我的故事能够帮助那些无助,在寻找解决方法的人们,我很推荐罗佑医生亲切,严谨又有效率的医疗工作和奉献。

谢谢您。

塞林提娜

我的邮箱: [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