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门 (Carmen Reyes),颈5-颈6右侧椎间盘突出。

Published by at 2012年5月14日


CarmenReyesBarranco
手术日期:2012年3月

大家好,我叫卡门,我今年32岁,我住在西班牙穆尔西亚的卡塔赫纳。我要和你们分享的是我的颈5-颈6椎间盘突出的手术,我认为我有义务告诉所有跟我一样患有这种椎间盘突出的患者,我们的椎间盘突出症有很好的解决方法。

在2005年和2010年时,我分别出了两次车祸,在我停红绿灯时后面的车减速不及而撞上来,因此,我在脖子和肩膀开始有不舒服的感觉,每年也会出现1-2次的肌肉痉挛现象,不过都不是太大的问题,脖子和肩胛骨的疼痛在过了15-20天还是持续的时候,只要吃一些止疼片就能停止。

然而,到了2011年10月时,某天在我起床时我的脖子出现了剧烈疼痛,我一开始认为是因为我没有睡好,所以就这样过了3-4天,但没想到之后除了脖子疼又增加了右手臂沉重的问题,我的右手臂就好像绑了哑铃一样非常的重,虽然不疼,但是很不舒服,我吃了一星期的肌肉放松剂、消炎药和止疼药,但都没效,最后我终于去看了我的家庭医生,但是他刚好不在是另一个医生帮我看的病,而这个医生连看都没看就告诉我这是肌肉挛缩的问题,要我吃一个星期的消炎药和止疼药,但我告诉医生我已经吃了1个星期的消炎药和止疼药了,因为这些药就是当初我发生车祸时医生叫我吃的,最后医生叫我去做理疗,最好去私人的理疗中心,因为如果是跟国家健保局申请理疗的话,至少也要等3个月才能轮到我,所以,就这样我自费去看了理疗师,但到了理疗中心,理疗师什么检查也都没做,也没问我是否做了核磁共振,就开始给我按摩,把我的脖子转来转去的,大概半个小时后理疗师告诉我已经好了,叫我回家用一些冰块在脖子,在这之后5天,我手臂的疼痛变严重了,脖子也不能动了,我赶紧跑去一家私立医院检查,医生看了说是颈肩疼痛病,听了我说了我的病症,他就给我打了一针,然后让我吃一个星期的消炎药,但隔天我的疼痛又更严重了,所以我又跑回去医院请医生再帮我打止痛针,但当时值班的医生看到我时就先问我:“真的这么疼吗?你怎么了?”于是,我就把我的病症告诉他,医生又问:“那你现在病症情况怎么样?”我告诉医生说我的情况不是太好,因为我的手臂一直很疼,此外从脖子到手肘我还感觉到电流的感觉,就这样医生叫我先回家,隔天再来医院打止疼针。这就是我疾病的开端。

我的手臂一直有电流通过的麻感,还有疼痛和沉重的感觉,在后颈更有烫伤的痛感,在2011年10月15日,那天清晨5点我因为剧烈疼痛到了医院急诊,医生们马上给我输液,但我的情况却越来越糟,那天早上医生在我的两只手臂各打了1针吗啡止疼剂,但他们只在我的手上留下两个大包,之后还让我虽然很困但却睡不着,因为我的疼痛还是依旧。

后来我又去看了别的医生,那时的医生说我们必须请你住院以检查你的疼痛来源,最后我整整在医院住了45天,每天都要吃不同的药,最常给我的就是吗啡,之后就是更多更多的吗啡,好减缓我的疼痛。之后住院住了15天后,一个神经外科医生看了我,问我几岁了,我告诉他我31岁,接着我先生问医生我是否需要手术,医生这么回答了我们:“这个手术很麻烦,给你们打个比喻,这手术就像你出国旅游一样,你知道你出发的日期,但你却不知道你是否能安全抵达,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手术可能会让你瘫痪需靠轮椅行走。你现在还很年轻,我们再等一个星期观察药物治疗的情况。”医生没给我选择的余地,一方面来说我很高兴,因为我很尊敬外科医生也很相信他们的意见,但另一方面来说,我身体这么多的疼痛是一点也不正常的。然而,没想到的是等待的一个星期变成了一个月,在这期间我每天都必须忍受剧烈的疼痛、痉挛、抽筋、电麻感,此外甚至到住院第43天我都无法下床,这就像是没有出路的无底洞,后来医生让我出院还给了我许多药,让我在家休息了一个半月,但除了吗啡治疗停药后的后遗症外,我出院的那个星期还出现了出汗、畏寒、全身疼痛、焦虑、恶心感等问题。

不过,在出院后的头两个月都还算可以,我只需服用一些神经性止疼药,但到了3月份的头2个星期,我的恶梦又回来了,我的疼痛起伏不定,我赶紧又跑到医院检查,医生马上给我输止疼液,还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告诉医生我脖子的感觉还行,但手臂问题还是一样,医生于是说我给你开个止疼药,你先回家吃看看,如果3天后你的问题还是依旧你再回诊,但出院当天晚上我的情况非常不好,我隔天就马上回到医院急诊部,医生们又给我输液,而正当医生们把我安置在病床准备住院时,维多利亚医生来了并告诉我,我们将从低剂量的药物开始,之后我们再慢慢加重剂量,维多利亚医生是当晚的值班医生,他看到我的情况都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最后他和我谈到“罗佑医生,一个非常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他说如果是罗佑医生为我进行手术的话,那我可以放心,我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就会好了。

最后维多利亚医生在星期天的早上帮我联系了罗佑医生并预约了罗佑医生的门诊,那个星期天我和先生也马上启程去巴塞罗那,星期一早上到了罗佑医生门诊,医生做过检查后告诉我,我除了椎间盘突出手术外还必须治疗手臂的神经,因为它正在压迫我的脊髓,医生还说手术后我的问题就都会解决了,我虽然很尊敬外科医生,但罗佑医生所传递给我们的信心和安心感,还有维多利亚医生怎么和我形容罗佑医生的医术,让我最后决定接受手术治疗。维多利亚医生,我一辈子都不会停止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不会有机会认识罗佑医生。最后我要告诉大家我在2012年的3月20日进行了手术,现在术后已经过了7个星期了,我就像是重生了一样,你们可能无法想像,但对我来说能够没有疼痛的生活着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

我真心希望所有和我一样患病的人都能认识罗佑医生,也感谢罗佑医生为我所做的一切。

祝福大家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