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Anna),脊髓牵扯综合征,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

Published by at 2013年6月4日


手术日期:2012年1月。

rusia 俄国人


Anna_Portyko

大家好,我叫安娜,我住在莫斯科,我今年48岁。

我想简短的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我的病症是在我读书的时候开始出现的,我莫名的出现头疼和头晕的现象。但做了多种检查医生都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或疾病,而医生的结论也是:“她很健康,不需要担心她的情况,她的这些病症会随着她长大慢慢消失。”

但时间过去了,我的病症还是没有任何的好转。此外,后来到我生了孩子后,我的头疼问题更是严重恶化,头疼持续的时间也变的更久,也不是每次吃药头疼就能有缓解。此外,我还发展了新的病症:

- 后颈,肩膀,后背和腰部疼痛

- 颈部僵硬

- 经常性疲倦

- 忧郁,心情低落

- 视力减退

- 复视

- 呼吸问题

- 行走不稳

有一段时间里我做了很多不同的检查,诊断结果也都不尽相同。医生让我做物理治疗。在我的X光片(那时还没有核磁共振的技术)显示脊柱软骨症。为了治疗这类型疾病,医生建议进行物理治疗。于是,在这之后几年我一直练习瑜伽,有氧运动和游泳,但是这些运动只让我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后来终于在2011年10月,医生们在我新的核磁共振检查发现我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然而他们对这个疾病没有太深入的研究,于是建议我定期复查,若发现疾病恶化再考虑进行神经外科的减压手术。

我在网路上搜寻了这个手术的信息,但手术的效果很不一定,我心里感到非常失望:我有诊断结果,但却没有治疗方案。我的健康一直都没有任何好转,不间断的疼痛,生命没有任何希望。

然而,除了寻找,我也只能还是继续寻找关于这个复杂疾病的解决方法。

在2011年10月我在网路上找到了巴塞罗那Chiari畸形&脊髓空洞症&脊柱侧弯研究所,我当下马上就发了一封邮件给他们,当我收到他们的回复时我的心情真的很高兴。第一次有人懂得和我解释我的疾病病因。脊髓牵扯综合征是终丝紧张造成。我相信终丝切断手术是我恢复健康唯一的机会。

2012年1月17日我接受了罗佑医生的手术。医院里祥和的气氛,医生们对我投注的关心和注意力,手术前一天检查的质量等都给了我相当安心的感觉,让我相信我所做的决定是对的。

我的手术过程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我自手术后没多久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而直到今天我也一直在体验身体的变化。

现在我在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做手术已经过了17个月,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更好,我上面所提到的病症也几乎都消失了,我的头也不再疼了。我的人生又出现了新的色彩,我有了一个全新的人生。在手术前我有行走障碍,要走超过500米路是不可能的事。现在我可以散步走将近7公里的路都没问题,我也练习瑜伽,也工作。当你身体健康强壮时你的世界就是彩色的。

在Chiari研究所的病友故事,我阅读到这个疾病也可能会遗传。我的儿子有时也会抱怨背部疼痛和疲劳。后来在我儿子的磁共振片,医生们确定他也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而在2013年2月份我也让他接受了罗佑医生的手术治疗。在术后他马上就有了好转的迹象:他变的更有活力,背部疼痛也有缓解。

我真的非常感谢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的医疗团队,他们是相当专精于自己所做的专业人士。罗佑医生不仅还给了我我的人生也还给了我儿子,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

我的邮箱: [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