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Barbara Blache),脊髓牵扯综合征并原发性脊髓空洞症及脊柱侧弯。胸6-胸7椎间盘突出。

Published by at 2015年1月23日


barbara_blanche

日期:20092月。

francia

大家好,我是芭芭拉,我是法国人,我今年41岁,我患有原发性脊髓空洞症脊柱侧弯和胸6-胸7椎间盘突出。大概几年前,在法国,针对我的疾病,医生给我唯一的建议是等病情再恶化一些,他们再给我做脊髓空洞引流手术。但这是个对人体创伤很大的手术,而且可能会让我半身不遂,此外在大部分手术病例,患者之后都还需要再此手术,也因此这是我不可能冒险接受的手术…

2008年末,我的病情发展的特别严重,我走路需要靠拐杖,甚至情况糟的时候我还需要坐轮椅。我身体左侧情况特别严重,总是麻木、有蚁感和电流电的感觉。此外,我还有尿失禁、偏头疼、晕眩等的问题,我有时甚至因晕眩失去意识而倒在大马路上…后来我被法国残障部门判为80%残障的人士,国家每天都会派人来家里帮我做家务,那时我几乎没有自理能力,我不能开车出门,我开始像个隐士般隐居了起来…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一直被医生忽略,甚至被认为是有幻想症的病人,我被迫吃了好多的药,后来我跑到网上论坛找求助。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停止疾病继续发展的手术。我预约了罗佑医生的门诊,最后也在2009年2月10日接受了巴塞罗那罗佑医生的终丝切断手术。这个手术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在手术后第一天就有了很大的康复变化。首先,当我术后醒来下床时,我的脚底可以感觉到冰凉感,我的腿也感觉比较有力气了,原本的神经性疼痛也不在了…出院时,我已经可以正常走路。对我来说,这真的好像美梦一场!因为在这之前,我有9年的时间都一直不被法国的医生所理解!(我是在2000年就发现脊髓空洞症了)

简短来说,我还记得在手术后几个星期我还是有几次疼痛情况出现,但这跟我术前的疼痛程度是无法比较的,因为术后几次的疼痛我都不需要吃止疼药。我不再需要其他的治疗或理疗,也不再需要拐杖了!

我的一些病症在术后几个月都慢慢消失了,也几乎都完全消失了。前期我还是有晕眩的情况,但在2012年时,晕眩的情况已经完全消失不再发生了。现在我就算在不稳的地方,我也不会感觉到晕了。

今天2015年1月14日,我回到了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复查,为了证实我自己的康复情况及我的神经反射是否恢复正常,今天复查结束,我可以说我已经恢复了百分之95。剩下还没完全恢复的5%是我背部残留的些微疼痛,但这是只有在医生触诊检查时我才会发生的疼痛。其他原本脊柱的蚁感和左手臂轻微的疼痛感都已经不在了,随着时间我的情况也越来越好。现在的我不需要吃任何药物,我的疼痛都自己消失了。另外神经反射上,我唯一还未完全恢复的是脚底的反射能力。但尽管如此,我真的非常好,大概5年半前开始就我已经回到工作岗位,做的几乎是全职的工作。我是家庭护理员。

我真的很感谢罗佑医生和他的团队,感谢他们的照顾和专业,若是没有他们没有手术,现在的我无疑的肯定是坐在轮椅上的…不过我也想和大家强调在诊疗过程中,罗佑医生从未给我做任何虚伪的康复保证,我清楚明白手术是为了我的疾病不再发展恶化。我们不能忘记每个人的身体和情况都是不同的,我也深感幸运自己能够恢复这么多病症。

你们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我联系,我会很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经验的。

我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