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德拉 (Sandra Oliver Noguera), 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

Published by at 2009年2月1日


Sandra_Oliver
手術日期:2009年2月

esp

大家好,我叫珊德拉,我今年11歲,我是西班牙馬略卡島人,一年前我被診斷出Arnold Chiari I氏畸形。

我大概是兩年前開始有頭疼的問題,但一開始我的爸媽並沒有很重視這個問題,因為不是很經常性的頭疼。但幾個月後頭疼的現象變得較頻繁,我的爸媽把這個情況告訴了我的小兒科醫生,但醫生說那是因為賀爾蒙的變化或緊張性的頭疼,他覺得不用太擔心,因為頭疼的問題並不是很經常性的,此外,剛好我在敆日或寒暑假時都沒有頭疼,我的父母也就相信我的頭疼是因為學習太緊張造成的。他們真的開始擔心是當我變的每天都頭疼,連放假頭也一樣疼時。也就是那時候,他們堅持讓醫生幫我做核磁共振,他們也好安心。但當檢查結果出來時,開始了他們的惡夢。(我說是他們的惡夢是因為我直到去羅佑醫生門診那天,我都還不佑道或了解我的疾病。)

在我的核磁共振檢查報告上寫了“Chiari I氏畸形”,小腦扁桃體明顯位移至C1-C2位置。

我覺得我們去看過了島上所有的神經外科醫生了,每個醫生都說他們得給我做一個重大的外科手術,這是一個顱底減壓的手術,我父母認為這個手術太危險、風險也很高,因為醫生都不跟你做任何保證,又說手術可能會有一些後遺症,因為顱底有很多神經分布,此外手術也有可能致命,好的話可以成功出手術房,但頭疼的問題也有可能繼續存在,最後他們說這個手術必須在3個月內進行。

我的小兒科醫生建議我多等一些時間,因為我唯一的症狀就是頭疼,而外科醫生所建議的手術風險相當高又不給任何保證。我很感謝我的兒科醫生,他一直告訴我父母不要急,也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在網上搜尋資料,找到了羅佑醫生,他給了我們不同於減壓手術的意見,醫生針對我的疾病採用的是終絲切斷的治療,手術創傷很小,手術時間也很短。最後在接受了這個手術治療後,我的術後成果相當明顯,我的頭疼問題也解決了,手術後隔天我就可以回家了,沒有任何問題,希望這個手術能被所有的醫生採用,因為不僅手術的創傷很小,成果也很顯著。

現在手術後已經過了一年了,我可以說我以前劇烈的頭痛問題都完全消失了,現在有時候我會有一些偏頭痛,但這都不能和之前的頭痛相比,因為這兩種頭痛完全不同,頭痛的強度也不一樣。我腹部的敏感度和雙手的力氣也都恢復了,我自己本來都沒發現這些病症,是羅佑醫生在我第一次門診檢查時發現的,他也跟我解釋了這些我沒發現的病症。

2011 (Control RM)

2011 (Control RM)

2012 (Control RM)

2012 (Control RM)

También tengo que deciros que tengo más memoria, si antes sacaba buenas notas, ahora las tengo mucho mejores al no tener esa presión constante en la cabeza, me puedo concentrar mejor.

Gracias otra vez al Dr. Royo y a todo su equipo, porque hacen posible que personas que padecen esta enfermedad puedan olvidarse de ella.

Sandra

Tel: (+34)971605932 – (+34) 629542075
Email: andreuyana@hotmail.com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