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Paolo Buscemi),脊髓牽扯綜合徵,原發性脊髓空洞症併輕微胸部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3年3月5日


paolo_bucemi

手術日期:2011年7月

italia

大家好,我叫保羅,我今年27歲,我是義大利西西里亞人。我在這想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和我是如何發現我的疾病和羅佑醫生的手術。

一切都是從2011年開始的,在1月份左右我開始有一些奇怪的感覺:雙手僵硬無力(我的手經常掉東西),頸部疼痛,手臂疼痛,吞嚥問題,排尿問題。後來在神經科醫生的建議下,我拍了核磁共振,結果發現我在頸2-頸5有很大的脊髓空洞。當時我的神經科醫生馬上就建議我去看米蘭的一位專家,我也去了這位專家的門診,門診時他大概地跟我解釋了什麼是脊髓空洞,後來在看過我地核磁共振報告後,他就告訴我我必須手術,兩種手術,然而醫生也告訴我我的脊髓空洞手術是比較困難的手術類型,他對於術後不能給予任何的保證,此外手術時間約12個小時等…我最後是精神疲憊的離開門診的。

當時是我的母親和我姐姐陪我一起去的門診,在我出來之後是另一位女士進去門診的,她是醫生手術的患者,那天她是回去術後復診。我母親當時靈機一動,就想著在門診外面等著這位女士出來好跟她諮詢下。當她出來時,我們問她現在身體感覺怎麼樣和她手術的感想。這位女士很熱心的回答了我們的問題,她告訴我們她的手術確實花了12個小時,而術後她的恢復也非常的緩慢,另外她也告訴我們,她聽說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有一間專門治療脊髓空洞的中心。

我非常疲憊,失落和困惑的回到了家,我躺到床上想放鬆一會兒。然而,我的姐姐,在聽過那位女士的話後她便開始在網路上尋找那位女士所說的中心。她找到了,是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我姐姐開始仔細閱讀他們網站上的信息,收集所有可能的信息和關於脊髓空洞的手術方法。當她看到羅佑醫生是以終絲切斷手術治療原發性的脊髓空洞症且手術只需約半個小時,她心裡感覺到了一絲希望,而我們所有人也都被鼓舞了。

我們讀過了所有跟我一樣患病的病友的故事,他們和我一樣選擇相信Chiari研究所來解決他們的問題。所有病友的故事都是很正面的,他們的術後成果都很良好,然而,他們同時也都是在患病和尋醫多年後才來到西班牙的,主因在意大利的醫生對這些疾病的認知還是很低的。

我跟我的神經科醫生討論了關於巴塞隆納中心的醫療發現和治療方法,一開始我的神經科醫生還不太相信,有些懷疑,他想看看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網站,最後他被說服了我開始嘗試了解在意大利是不是也佑能力做跟巴塞隆納羅佑醫生相同的手術,但根本不可能,因為在意大利有很多醫生都是讓自己的學生來做手術的!全都是騙人的醫生! 最後我們決定預約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門診,是喬亞(Gioia Luè)答复我們的,她是意大利病患的負責人,她給了我們2011年7月11日的門診時間。我是和我母親和姐姐一起去的。羅佑醫生在門診後發現我患有脊髓牽扯綜合徵,頸2-頸5原發性脊髓空洞症和輕微的胸部脊柱側彎。我們當時心情放鬆了許多,因為我的脊髓空洞類型是可以接受羅佑醫生手術的。

就在門診當天,我在希瑪醫院做了所有的術前檢查,隔天早上8點我就接受了手術治療。術後一個月我又回到了西班牙進行我第一次的術後復診,我恢復的很好,我的脊髓終於得到緩解了!現在,我手術過後已經兩年了,我必須說我真的很好。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夠幫助那些迷失在黑暗處的病人,為他們點燃希望之光…我想感謝所有幫助我的人,尤其是喬亞,她在心理層面安慰了我許多,還有羅佑醫生,一個偉大的醫生,他阻止了我疾病的進展,此外,在我的例子,我可以告訴大家我的病症也消失了。然而最讓我驚訝的是醫生謙虛的態度,他對於自己偉大的貢獻顯得是如此的謙卑。

你們如果有任何問題的話,我很願意幫助你們。這是我的電話:
+39 0925 941719

保羅

保羅的病友故事分享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email protected]

24小時諮詢表格

+34 932 800 836

+34 932 066 406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nº 32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