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莉亞(Maria Concetta Zimbato),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原發性脊髓空洞症併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1年6月16日


Maria_Concetta_Zimbato
手術日期:2010年6月

italia

大家好,我叫瑪莉亞,我住在義大利的Regio Calabria,我今年52歲,我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和脊髓空洞症。
我會盡量簡短的和大家分享我是如何找到羅佑醫生到西班牙巴塞隆納希瑪醫院接受手術的歴程。

我的疾症是從1997年開始的,我開始在脊椎和雙腿有強烈的疼痛,因此我開始了我的尋醫之路,我看了許多我們城市和其他省份的醫生,醫生們給我開了止痛藥和消炎藥,但都沒有任何效果;後來從我的X光片和核磁共振片,醫生慢慢了解到我劇烈的頭暈頭疼問題(晚上睡覺前和早起時尤其嚴重)不只是單純耳朵發炎引起(那時醫生以治療內耳迷路炎的方式進行治療)。

時間慢慢的過了,我還是一直定期做X光片和核磁共振,但都沒有任何人建議我做一個腦部的檢查。後來在一位當地醫生的建議下我拍了腦部片子,才發現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並脊髓空洞症。拿著這個診斷結果我到了我們當地神經外科醫院諮詢,但醫生看過我的片子後說:目前針對這些奇怪的疾病,在義大利我們沒有很多的解決方法。於是,我開始到各地求醫,米蘭、羅維戈、博洛尼亞….

我試過許多不同的治療法,但沒有任何一種有效果,相反的,時間過的越久我的疾病也發展的越重,到後來我的雙手雙腳都開始出現感覺異常,雙手也開始失去靈敏性,我常會燙傷手指卻不自知,视力和聽力也都下降了,但最嚴重的是我的體重開始嚴重下降,因為我失去了進食的意願。

為了減輕越來越嚴重的疼痛問題,我定期到佩魯賈的一個醫療中心,在雙手和頸部注射止痛消炎藥,但除了花費了大量的金錢外,止痛效果更是一次比一次差。我也跑到了義大利北部求醫,但結果都是令人失望的,時間不斷的流逝,我己經不知道到底該再向哪個名醫或聖人求助了,而在這同時,我的病況惡化的也越來越嚴重了。

後來有一天,在和一位朋友聊天時,她告訴我她也有親戚患有和我相同的疾病,於是我便立刻聯繫她的親戚(他是法蘭西斯科醫生!)。醫生很親切的和我分享了他的經驗,後來也把我介紹給莉塔,莉塔也是一個相當熱情的病友,她後來讓我跟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義大利聯繫人Gioia Luè聯絡,Gioia也是精神科醫生。

後來極重要的一天到臨了,我預約了在2010年6月29日進行手術;在這之前幾天我在研究所看過了羅佑醫生的門診,醫生在看過我所有的檢查報告和片子後,確診我的病例適合終絲切斷手術治療。

手術的時間大約是1個小時,術後我馬上發現了一個輕微的好轉,就是我的身體感覺輕鬆了許多,就好像我減輕了一些體重一樣,我的身體被終絲牽扯的感覺,我想只有同樣是病友的人才能體會了解。

現在我的手術已經過了快1年的時間,我可以說我感覺現在的我非常的健康完美(我知道疾病的病症不可能完全百分百的消失),我以前的病症幾乎全都消失了,不過因為我還有3個頸椎間盤突出,所以有一些椎間盤突出造成的疼痛,此外,我雙手的靈敏性都恢復了。我眼睛和耳朵目舒服的問題也已經不再發生,我的人生正在恢復到像我以前未患病一樣,我可以陪我的孫子們玩,之前雖然也可以但身體不是很方便,到目前為止,我對羅佑醫生為我進行的手術感到非常的滿意和高興。

我想向羅佑醫生和他全體醫療團隊表示衷心的感謝。

瑪莉亞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