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琪娜(Joaquina Herrezuelo),脊髓牽扯綜合徵併頸6-頸7和胸9-胸10複合性椎間盤突出症。

Published by at 2012年7月25日


joaquina_herrezuelo

手術日期:2012年6月

大家好,我叫喬琪娜,我今年54歲,我是西班牙瓦拉多利德人。

我的問題是從2008年開始的,我是在工作時不小心摔傷了我的肩膀的,後來在我的私人保險醫院他們從核磁共振片檢查出我患有脊髓空洞症,但是對此他們一點也不關心。我接受了手術治療,但我的情況卻越來越糟,我開始出現背疼(我以前從來沒有背疼的問題),我沒法移動,沒不能坐下來或走路…後來疼痛變的越來越無法忍受,我去了急診,醫生唯一給我的解決辦法就是止疼藥,告訴我所有的問題是來自肩膀。最後在多次服用嗎啡止疼等藥物後,我得了中毒性肝炎,後來我住進了醫院因為我差點就因為肝炎休克。我的身體情況一天比一天糟,我變的無法走路,我的膝蓋無法彎曲,我的背也很疼,我很難呼吸,也開始有說話和吞嚥問題。

每次我去看醫生時,他們都和我說一樣的話,告訴我是肩膀的原因,我從一個醫生被轉到另一個醫生又轉到別的醫生,只因為沒有人知道我的問題到底是出在哪,我一開始從骨科開始看,接著看疼痛科,然後看神經外科,內科……

沒有任何醫生知道我的問題到底出在哪,時間慢慢的過了,我的身體也越來越糟,我已經無法上街了,我只能在家睡覺。此外,我每一次外出去看醫生時,我的行動能力都一次比一次差,因為沒有任何醫生給予我幫助,甚至門診的過程更是侮辱人,他們覺得好像是我瘋了一樣。

後來我又去了一次急診,他們把我送到了內科檢查,醫生髮現我有胸部有幾個椎間盤突出和脊髓空洞症,當時醫生告訴我我只需要進行椎間盤手術即可,但幸好我那時拒絕了,因為他們一點都不把我的脊髓空洞放在眼裡,他們只在乎椎間盤突出,你們想想如果我真的接受了手術那又會是什麼情況,於是我自願性的要求辦理出院。

後來我的骨科醫生見我的身體一直沒有好轉,就把我轉給神經外科的主任,這個神經外科主任沒多看我就告訴我,我這是脊髓病變並脊髓空洞症的問題,而且針對這些疾病在我們城市沒有治療法。而這答案讓我等了4年! ! !

後來醫生們把我轉到布爾戈斯城市,但在那他們也沒有適合我的治療法,最後在我的堅持下,我成功讓醫生們把我轉到巴塞隆納的醫院。這時我的身體狀況已經大不如前了,我的眼睛畏光,過多的噪音和人群都會讓我很不舒服…此外,我甚至也拒絕朋友們的擁抱,因為這會讓我感到全身疼痛。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但巴塞隆納醫院一直沒給我打電話,於是我找到在那里工作的醫生的電話,這個醫生她有私人門診,我打了電話過去,這位醫生告訴我我的病症不在他們治療的範圍,但很親切的她給了我Chiari研究所的電話並告訴我在那他們能夠幫助我。

掛了電話我就馬上給Chiair研究所電話了,是芭芭拉小姐接的電話,她很熱心的告訴我我不用過去,她叫我先把所有的檢查片子發給她。就這樣,當天早上我就把我所有的核磁共振檢查發給她了,大概4天后芭芭拉小姐給我打了電話,通知我安排門診,因為他們能夠幫助我。

過了一星期,我去了Chiari研究所的門診,隔天2012年6月5日我就進行了手術。術後我感覺到身體非常的放鬆,我可以挺直腰桿,也可以走路彎曲我的膝蓋,我可以正常走路,不用像以前拖著腿走一樣;慢慢的我的那些疼痛問題也逐漸消失了。手術一星期後,我到研究所回診,醫生們說我的身體恢復了許多並告訴我我可以開始進行理療,我下個星期就要開始了。我現在可以進行正常的生活,我可以出門逛街也不會累,而以前我沒走四步就不行了。

現在的我真的非常高興也非常感激羅佑醫生和他的團隊,他們還給我了一個正常的人生,也給我了重生的機會,如果不是他們,我現在可能就像植物人一樣躺在床上,這真的很難致信,因為我現在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樣。
非常感謝! !

我的電話: +34 983401373
E-mail: [email protected]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email protected]

24小時諮詢表格

+34 932 800 836

+34 932 066 406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nº 32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