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娜 (Joanna), 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併原發性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09年12月2日


手術日期:2009年12月 

francia polonia

大家好,我是在2009年10月被診斷出Arnold Chiari I氏畸形。

我的職業是律師,我也是法律老師,我在法國里昂教書,我希望和Chiari I氏畸形的病友分享我在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進行手術的經驗。

在法國沒有任何醫生提供我一種可以有效治療這個疾病的療法。(只有針對一些病徵的療法,對去除疼痛的效果很小)

後來,我跟巴塞隆納的Chiari研究所聯繫,想知道我的例子是否適合終絲切斷的手術治療,這是一個對人體創傷相當小的手術且術後不需一直回診。

我最後在2009年12月在巴塞隆納希瑪醫院接受了手術治療,由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羅佑醫生主刀。我剛好是第300位受惠於這個新手術治療的病患。

至於這個手術的療效,我能做證,因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在手術後2個月我可以說我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

我這邊列出我手術前的症狀,這些症狀在手術後完全消失:
– 持續且難以忍受的頭疼,吃止痛藥也無法減輕症狀;
– 長久性疲勞,我一整天下來常常需要睡很多次午覺;
– 長久性頸部疼痛;
– 長久性頸部僵硬(無法垂直或水平轉頭);
– 肩部和背部疼痛
– 呼吸困難(08年6月到12月期間我一直有幾乎是永久性的咳嗽,在那之後則轉為經常性的咳嗽)、胸部疼痛;
– 右腿疼痛(右腿無法支撐或正常行走);
– 其他症狀:臉部和四肢緊蹦、夜間磨牙、難以睜開雙眼眼皮

我在Chiari研究所和希瑪醫院所受到的照顧都是相當溫暖且專業的(尤其是他們診斷的精確性)。研究所的門診和醫院的房間都相當的好,醫護人員也都總是很細心、親切。

手術後,我在醫院待了一個晚上,之後我也可以直接搭飛機回法國了,沒有任何的問題。在出院後,我也借機在巴塞隆納散散步,和陪我一起來手術的朋友吃晩飯,她約在兩年前也讓羅佑醫生幫她動了手術。術後唯一讓我感到稍稍不舒服的是手術後10天期間,我坐著或半坐著時,腰部有一點點不舒服。至於手術疤痕,在我的例子是約3公分的傷口,術後2個月就幾乎看不見了。(我幾個月前也曾做了去除雀斑的療程,和終絲切斷手術比較,去除雀斑手術後的疤痕反倒比較明顯)

我證實在羅佑醫生為我進行終絲切斷手術後,我所有的病症都停止了。該手術的成果顯著,但在法國卻沒有醫生為Arnold Chiari I氏畸形的病患進行這個療法。

最後,我也想說病人若能越早接受治療,術後的成果也會越顯著,也可以更早進行正常的生活,所以病人一旦被診斷出Chiari畸形最好能盡早接受手術治療。

我想向羅佑醫生和Chiari研究所的醫療團隊表達最深的感謝!我祝福你們都能長命百歲、擁有美好的未來,此外,也希望你們能繼續在你們的專業領域發光發熱。

你們可以寫郵件和我聯繫mally78@hotmail.it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