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瓦娜 (Giovanna Porro), 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併原發性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08年7月1日


giovanna_porro
手術日期:2008年7月

italia

大家好,我是喬瓦娜,我今年46歲,我是義大利人,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很瘦的女生,而我從小就一直偏頭痛的問題。我是一個很認真學習的學生,但在體育課時我總是有協調性的困難,到後來我其至很害怕上體育課。

18歲時,在上了幾堂駕駛課後,我成功考到了駕照,但可惜的是在這沒多久我的身體就開始有駕駛困難的問題,甚至讓我沒有辦法繼續開車。
在經常性的偏頭痛和疲勞問題下,我的生活只剩下了去學校(我是小學老師)和回家,我沒有辦法做太多的活動或狂歡。

2005年我在我的右半邊、左半邊身體和舌頭開始發現感覺障礙或麻木。我馬上去掛了我們那兒醫院的急診,醫生給我做了大腦的X光射線斷層掃描,但檢查結果正常,醫生當晚就讓我出院,診斷是身體感覺異常。

朋友們建議我去看神經心理科醫生,最後醫生建議我進行抗焦慮症的治療。2007年1月,在我部分的症狀減輕後沒多久,我的病況又明顯惡化了。我在上肢出現了嚴重的震顫讓我無法寫字和正常發音,此外,我變的需要拐杖才能行走。我被送到了醫院做了大腦和脊髓的核磁共振,檢查結果發現我患有Arnold Chiari I氏畸形,沒有脊髓空洞。

在神經外科團隊的評估下,他們認為我並不需要進行任何的外科手術。我出院15天後,我的發音問題和行走問題就一直存在。有人建議我進行物理治療,進行物療後我的情況有些許的好轉,但我還是沒有辦法回去工作。07年5月我被送入了米蘭的醫院,他們證實我患有Chiari畸形,但卻說我的病症和我的疾病並沒有太大的關聯。
我當下覺得未來一片黑暗,我該怎麼辦呢?我只好堅持信念繼續做物療,07年9月我回到了學校。感謝同事、學生們和學校主任的幫忙,我又回到學校教書,但卻帶著很多身體上的困難和經常性的偏頭痛。08年3月我一個相當要好的西班牙朋友跟我提到了羅佑醫生,於是,我把我的病例發給了醫生,想聽聽他的意見。

醫生看了我的病例後告訴我他可以治療我的例子,於是我預約了7月份的門診。我們帶著滿滿的希望到了西班牙,與羅佑醫生和精神醫師喬雅和整個醫療團隊的門診是相當令感動的。我就好像跟我的父親談話一樣,羅佑醫生向我解釋了進行手術停止疾病進展的重要性。最後,在下午他們給我做了術前的檢查準備隔天進行手術。

手術採用全身麻醉,約2個小時。手術隔天,當我起床時,我就發現了一些好轉:我可以好好的走路,不用像以前一样一直緊張的看著地上,怕跌倒,我的足底反射也回來了。
現在手術已經過了兩年,我可以說我的生活質量改善了很多很多。我現在可以正常上班,我的手再也不會顫抖,身體的扺抗力也變好了。不過偶爾我還是會頭暈和稍微感覺異常。

我誠心的感謝羅佑醫生和喬雅,他們就像是2個天使一樣還給我們病患正常的生活;我們身為病患能夠做的就是和醫生們保持聯係並支持Chiari基金會。
此外,我也要感謝我的好友拉法,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有勇氣和力量面對這一切。

親愛的病友們,我們可以戰勝病魔的!
祝福大家。

喬瓦娜

我的信箱: giovanna.porro@libero.it

電話: (+39) 3421342525



聯繫我們

sam

午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