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麗斯提娜(Cristina Garroni),Chiari畸形併原發性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09年2月5日


garroni
手術日期:2009年2月

italia

大家好!
我叫克麗斯提娜,我41歲,我住在米蘭的一個小鎮。現在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從小我就一直有頭痛、肩痛和脖子痛的問題。自2008年起我的右手臂也開始出現疼痛問題,情況隨著時間變的越來越嚴重。同年11月我的手臂已經嚴重到無法抬起或轉動。我的醫生因此讓我做了頸背部的核磁共振,結果在12月我收到了一份美麗的聖誕節禮物:Arnold Chiari I氏畸形。

1月13日我去看了神經外科醫生,他的回答是那麼的冷酷無情:”太太,我得幫你做減壓手術,我們只能等到春天,不然你的情況會很危險。”

我絕望的回到家,我好累,我看著我的兒子們大哭。隔天我開始在網路上找資料,結果讓我找到了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網站,我把所有的病友故事都看完了。一開始,我給也是病友的Croce醫生打了電話,和Croce醫生談過後,隔天我就打電話到巴塞隆納,是研究所的義大利聯繫人喬雅接的電話,她平撫了我的心情,讓我把核磁共振片子寄到研究所讓醫生檢查。

在確定了我的病況後,醫生們建議我預約門診,我也就決定在09年的2月4日到巴塞隆納。最後我也就在09年2月5日讓羅佑醫生幫我進行了手術。

我本來很害怕的,但他們給了我很多的信心和力量,手術隔天我雖然走起路來很緩慢,但我已經可以在巴塞隆納的街道上漫步了。回到家後,原本手臂的疼痛都已經消失了,我可以把手抬起來,可以打開酒瓶,真的好難以置信。術後一個月我回去複診,我的病症已經恢復了百分之70。

今年2010年3月我又回到了巴塞,術後一年,我已經完全恢復了手臂的力氣,我的力氣甚至比以前更大。現在的我相當好,但唯一還困擾我的是我的頭痛問題還是在,雖然已經發生的機率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頻繁了。

這一切我都要感謝整個的醫療團隊,尤其是羅佑醫生,他真的就像是我的救命恩人;而喬雅,她也總是藉由電話傳遞好多的能量給我。

我也要感謝莉塔,她也是病友,對於我的問題她總是能夠給我幫助,甚至給我清楚的答复,給我支持。

我真的很感謝所有的人,終於,透過一個簡單的手術,我又重生了,我又是從前的那個我了。

你們如果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和我聯絡。

信箱: mario67cri68@alice.it
電話:(+39)  333-4347040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