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娜 (Joanna), 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并原发性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09年12月2日


手术日期:2009年12月。

francia polonia 法国、波兰人

大家好,我是在2009年10月被诊断出Arnold Chiari I氏畸形。

我的职业是律师,我也是法律老师,我在法国里昂教书,我希望和Chiari I氏畸形的病友分享我在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进行的手术的经验。

在法国没有任何医生提供我一种可以有效治疗这个疾病的疗法。(只有针对一些病征的疗法,对去除疼痛的效果很小)

后来,我跟巴塞罗那的Chiari研究所联系,想知道我的例子是否适合终丝切断的手术治疗,这是一个对人体创伤相当小的手术且术后不需一直回诊。

我最后在2009年12月在巴塞罗那希玛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由巴塞Chiari研究所的罗佑医生主刀。我刚好是第300个受惠于这个新手术治疗的病患。

至于这个手术的疗效,我能作证,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手术后2个月我可以说我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
我这边列出我手术前的症状,这些症状在手术后完全消失:
– 持续且难以忍受的头疼,吃止痛药也无法减轻症状;
– 长久性疲劳,我一整天下来常常需要睡很多次午觉;
– 长久性颈部疼痛;
– 长久性颈部僵硬(无法垂直或水平转头);
– 肩部和背部疼痛
– 呼吸困难(08年6月到12月期间我一直有几乎是永久性的咳嗽,在那之后则转为经常性的咳嗽)、胸部疼痛;
– 右腿疼痛(右腿无法支撑或正常行走);
– 其他症状:脸部和四肢紧蹦、夜间磨牙、难以睁开双眼眼皮

我在Chiari研究所和希玛医院所受到的照顾是相当温暖且专业的(尤其是他们诊断的精确性)。研究所的门诊室和医院的房间都相当的好,医护人员也都总是很细心、亲切。

手术后,我在医院待了一个晚上,之后我也可以直接搭飞机回法国了,没有任何的问题。在出院后,我也借机在巴塞散散步,和陪我一起来手术的朋友吃晚 饭,她约在两年前也让罗佑医生帮她动了手术。术后唯一我感到稍微不舒服的是手术后10天期间,我坐着或半坐着时,腰部有一点点不舒服。至于手术疤痕,在我 的例子是约3公分的伤口,术后2个月就几乎看不见了。(我几个月前也曾做了除雀斑的疗程,与终丝手术相较,雀斑手术后的疤痕反而相当明显)

我证实在罗佑医生为我进行了终丝手术后我所有的病症都停止了。该手术的成果显著,但在法国却没有医生为Arnold Chiari I氏畸形的病患进行这个疗法。

最后,我也想说病人若能越早接受治疗,术后的成果也会越显著,也可以更早进行正常的生活,所以病人一旦被诊断出Chiari畸形最好能尽早接受手术治疗。

我想向罗佑医生和Chiari研究所的医疗团队表达最深的感谢!我祝福你们都能长命百岁、拥有美好的未来,此外,也希望你们能继续在你们的专业领域发光发热。

你们可以写邮件和我联系:[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