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娜(Dina Lopes-Basten),脊髓牵扯综合征并小脑扁桃体下疝。

Published by at 2012年5月17日


手术日期:2012年2月。

portugal alemania 葡萄牙、巴西人


Dina_Lopes

大家好,我是蒂娜,我今年49岁,我是葡萄牙人,但我从1988年起就一直住在柏林。在做了多年没用的检查,医生们终于在2011年10月诊断出我患有Arnold Chiari畸形。从2007年以来我就一直受许多的病症所扰,尤其是晕眩、强烈头疼、夜间双臂麻木导致睡眠障碍、轻度尿失禁、双臂和双腿不明原因的疼痛、视力模糊、缺乏精力、无法集中精神等。在2011年9月到2012年2月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无法维持正常生活,我已和公司请假在家休息了很长时间,因为那时我已经无法正常开车,平时也无法入睡,服用药物也只能稍稍减轻我的病症,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一点也没考虑进行减压手术。在网上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除了巴塞罗那的Chiari研究所外,我也找到了美国的一些相关的机构),最后我决定接受巴塞罗那研究所的微创终丝切断手术,因为一共的诊疗时间只需3天。我的老公和我在德国的神经科医生,两个非常聪明且开放的人,他们都非常支持我的决定。

在发送了我所有的片子和检查材料给巴塞罗那研究所后,他们很快的就给了我答复,医生指出我很有可能是因为患有脊髓牵扯综合征而导致小脑扁桃体下疝。在和巴塞Chiair研究所团队咨询的过程,他们给了我相当专业的印象,也因此我决定和我老公一起前往巴塞罗那看病。最后我的诊断结果也在医生详细的检查下确定,我在2012年2月14日接受了罗佑医生的手术治疗。以我病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个手术是相当完美而成功的,因为我上面所描述到的所有病症在术后突然就消失了!我也可以不需在服用那些强力的药物,我的头终于不再晕眩也不疼了,我的眼睛也可以看清楚了。我的反射能力和力气也都可见好转。整体来说,我自己觉得我就好像重生了一样。对于这一切我想要感谢巴塞Chiari研究所的全体人员,尤其是罗佑医生、费医生和卡特琳娜小姐。

电话:  (+49) 170 8349594

邮箱: [email protected]

-----------------------------

术后一年半
我现在身体感觉依旧很好。
还记得我在终丝手术前还必须吃抗抑郁药来帮助我维持一个差不多正常的生活。
自2012年2月14日手术后,我已经不再需要这些药了。
我原有的病症没有再复发过,像是头晕,头疼或注意力无法集中等问题。
我又回到以往乐观的生活态度
非常感谢巴塞罗那Chiari研究所的医疗团队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