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蕾希 (Valérie Torro), 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C5-6, C6-7椎間盤突出

Published by at 2019年10月1日


2019年更新:

Torro

francia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在巴塞隆納進行終絲切斷手術10年的感想。

我是在2009年給羅佑醫生進行手術的,現在,我可以很肯定的說,和2009年時比較,我現在的身體非常好。我很多的症狀都消失了,原有的頭疼也幾乎不存在了,就算偶爾出現,程度也非常輕且很快就不疼了,我不需要吃任何藥來止疼。

很不幸的,我這次回到巴塞隆納不是為的我自己,而是為了我女兒,她也被診斷出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

在法國,醫生們說這個疾病不會遺傳,但我的女兒和我有一模一樣的疾病,很怪吧…因為在法國這不是一個先天性的疾病。

毫無疑問的,我們決定來到巴塞隆納。我希望孩子的手術和我的一樣成功,希望她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

我希望我的故事分享能幫助那些有疑問的病人們。

此外,我想要感謝研究所的醫療團隊,感謝他們親切的對待還有他們的專業知識,因為他們的專業給了很多病人新生。

E-mail: valerie.torro@laposte.net 


 

手術日期:2009年2月

我叫瓦蕾希,我住在法國,我今年43歲,我患有Arnold Chiari畸形第一型。

我的病是11年前在我生完第一胎後開始的。那時當我大笑、咳嗽或打噴嚏時,我都會嚴重的頭痛。後來隨著時間,我的疼痛也幾乎變成永久的,不僅很強烈也難以控制。

两年前,在2007年,我再也無法忍受我的疼痛了,我要求我的醫生幫我做一個核磁共振,檢查我的頸椎突。也就是在那時候,我被診斷出患有:Arnold Chiari畸形。

之後我又去看了腦神經科和腦神經外科醫師,因為這些疼痛變得無法忍受,也讓我無法工作。

腦神經外科醫師表示若我想要的話,他可以幫我動手術,但疼痛若還在我的忍受範圍的話,最好是不要動手術,因為他也無法保證手術可以讓我的疼痛消失。最後我決定先不要做任何手術,因為不保證任何成果的開腦手術讓我很猶豫。

後來的2年我做了很多其他的治療來減輕我的疼痛,但這些治療不僅沒能減輕我的疼痛更是讓我增加了20多公斤。

於是,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找資料和解決方法,我找到了羅佑醫師的網頁。我進了醫生的網頁後,立即與一些曾接受過醫師手術治療的法國病患聯繫,我也開始了解認識每個病患的故事。

在2008年6月我的病情加速惡化,我在6個月內出現了許多新的症狀:
– 失去平衡
– 雙腿和雙手臂失去力氣
– 吞嚥困難
– 呼吸困難
– 肋骨和胸部疼痛
– 持續性無力、衰弱
– 雙手和雙腳皮膚感覺異常
– 尿失禁
– 因為嚴重疼痛造成後頸背僵直、頭部難以轉動
– 無法久坐

此外,還有嚴重的頭痛和一種相當不舒服又難以形容的感覺,而我的頭痛只有當我躺下時才會減輕。

最後我在2009年2月預約了門診,我決定去看羅佑醫師,因為我不想接受法國傳統的開腦手術。

我是在星期一進行門診和醫學檢查的,星期二接受手術治療,而星期三我就出院了。

我真的很開心我的頭不再疼痛了!此外,當我搭車回法國時,我已經可以維持久坐姿勢,當我去西班牙時,我還必須採躺臥姿勢。

現在手術過後已經7個月了,我的身體也好了很多很多。

雖然有些病狀還是在,但我必須說說我好轉的病症有哪些:
– 頭痛幾乎完全消失,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有巨烈的頭痛,而若有頭疼的現象發生,也都很快就消失了,不需吃任何止痛藥。
– 經常性的疲倦感消失,我現在就跟所有人一樣只有在工作一整天後才會感到疲倦。
– 肋骨和胸部疼痛消失
– 呼吸困難消失
– 頭部的轉動變得容易、輕鬆
– 尿失禁幾乎完全消失

有時候我若做一些太用力的動作的話,我的身體還是會不太穩定,但我的狀況確實是愈來愈好。我知道我必須要有耐心,不用太急,因為時間會證明一切,而現在重要的是我的女兒們又有了一個充滿微笑的媽媽。

我要諴摯感謝羅佑醫師和他的醫療團隊,他們讓我又有了活下去的意願,也找回了生命的意義。

E-mail: valerie.torro@laposte.net 



聯繫我們

sam

午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