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爾賽德絲(Mercedes Magriñá),脊髓牽扯綜合症,小腦扁桃體下疝,原發性脊髓空洞症併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2年4月23日


Mercedes_Magrina

手術日期:2012年3月

esp

大家好,我叫梅爾賽德絲,我今年61歲,我住在巴塞隆納的郊區(Pineda de Mar)。

我想和那些所有對自己疾病有疑問的人分享我的故事,也希望能幫助他們做出正確的決定來改善他們的生活。

我第一次的手術是在我8歲時做的脊柱側彎手術,醫生們在我的脊柱裡放了支架來矯正我的側彎,直到我16歲時我又再一次進行了脊柱手術,因為之前放的支架斷裂分散在6個不同的位置。到現在還是有一些支架的碎片卡在我的背裡,因為醫生說要把這些碎支架取出來非常困難。

此外,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就一直有疼痛和腦壓的問題,我每天都會有偏頭痛。

30歲開始我的退化問題也真正開始變的非常嚴重,我的雙腿變的很僵硬、手和手臂麻木、身體的右半側也失去了感覺靈敏性。

38歲時醫生診斷發現我患有脊髓空洞症,在我接受手術前我都還不知道我其實也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

頸椎脊髓空洞手術後12天我又重新再接受了一次手術,因為手術置入的東西出了一些問題。我在醫院待了將近3個月,在這段時間中有25天的時間醫生一直不斷的抽取我的脊髓液做檢查分析。

然而,我的身體情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一直不斷的惡化。我身體的靈敏性已經完全性的失去了,我無法走路,我的生活每天都充滿了疼痛和疲勞。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把看了羅佑醫生後,羅佑醫生給的手術建議(終絲切斷手術)告訴我其他的醫生,但很不幸的是我的醫生們都告訴我我的疾病是退行性的疾病,是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治療的,且很有可能的是我未來將會癱瘓失去行動能力。

不過,羅佑醫生和他非常親切的醫療團隊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從我一開始和他們接觸、諮詢到最後,他們都是一樣的態度。

我在終絲手術後沒幾個小時,我就恢復了我感覺的靈敏性,雙手的力氣,我的雙腿沒都沒有疼痛……

我的術後一直不斷的在康復,我原本在頸椎承受的壓力也全都消失了。這個手術不僅僅是消除了我的疼痛問題,而是又給了我活下去的意願,現在的我每天都活的很有朝氣和希望,我想做好多好多的事,之前的我因為每天所承受的疼痛和壓力,每天都都活的很抑鬱。

感謝羅佑醫生和他的團隊,感謝他們還給了我和我的家庭那些曾經屬於我們的笑容。

此外,我也想特別感謝芭芭拉小姐,謝謝她親切熱親的對待和她所給的信任,讓我可以很安心。

最後,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夠幫助更多的人,也希望我早在多年前就認識這個治療法。



聯繫我們

sam

午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