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利亞露易莎(Marialuisa Tripodi),小腦扁桃體下疝併原發性脊髓空洞症、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2年4月10日


Maria_Luisa_Tripodi
手術日期:2011年11月

ita

大家好,我是瑪利亞露易莎,我今年47歲,我是在2005年時發現我患有脊髓空洞症和Arnold Chiair畸形的,但在這之前我早就已經出現許多的病症…

我在1993年,在我生完第二胎之後,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變化:頻繁性的口腔潰瘍、長期疲勞導致我沒有任何心情做任何事、尾骨部位異常腫脹。隨著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我慢性疲勞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在沙發上度過的時間也越來越長,最後朋友們還笑我這是慢性懶惰症吧。

後來我的病症增加了偏頭疼,這是我從青年時期就一直有問題,但隨著時間偏頭疼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還伴隨頸部劇烈的疼痛。

我開始去做理療,但很奇怪的,在進行療程時,我的情況沒有變好反而越來越嚴重;我當時的理療師,一個非常專業且認真的人,她當時馬上停止我的理療療程並建議我拍一個核磁共振片,因為她認為我的理療反應不正常,也就是這樣我發現了我一切問題的源頭!

也因此,我開始去看許多不同的神經外科醫生,但是對他們來說我並沒有明顯病症,因此沒有任何醫生建議我進行手術。但在此同時我的病症其實一直在加重,我,一直都是一個相當樂觀而且充滿精力的人,但生病後我卻變成一個很陰暗的人,所有的事都讓我覺得很沉重,後來我在雙手和雙腳也開始出現感覺異常,尤其是身體左半邊,我的身體一次比一次更不靈活,還有我吃飯時有吞嚥問題。

2008年時我的家庭醫生聯繫了我,問我是否可以和克洛伽醫生會面,克洛伽醫生時他的同事,克洛伽醫生和我患有相同的疾病,就在那次會面我們發現我們倆的病症非常相似。

過了一段時間後克洛伽醫生接受了羅佑醫生的終絲切斷手術,他術後的成果你們也可以在網上閱讀他的故事。但當時我還是無法做決定。我的病症一直不斷在惡化,我也開始出現經常性腸痙攣的問題,另外在一次的眼科檢查,醫生髮現我的視角變小,要求我做一系列的檢查以排除其他的問題。我的檢查都是正常的,但我的視力卻不斷的變差。我的家庭醫生,在得知克洛伽醫生術後成功的結果後,一直鼓勵我也到西班牙看看,但我還是不敢。在去年夏天,我一直有一種我只是在拖延我的生命的感覺,我在背部和腰部一直有慢性的攣縮,而服用藥物也只能讓我短暫減輕我的疼痛。

於是,我聯繫了另外2個神經外科醫生,我真的不想跑到國外,也不想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進行手術。就在這一次,醫生們一致判定我必須盡快進行減壓手術,因為我的病況已惡化,此外對這2位神經外科醫生而言,我的病例不適合終絲切斷手術,因此他們認為探討終絲手術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在這之後,我自發性暈倒了2次,也就這樣我終於做出決定了,我聯繫了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我在2011年11月14日去了巴塞隆納。

首先我必須和大家澄清,我一直對在外國、在陌生的環境治療的恐懼感,在見到羅佑醫生的醫療團隊後馬上就消失無踪了,他們讓我感覺我就像在家一樣,非常熱情親切的對待我。門診後隔天我就進行了手術,我的人生也就此改變。在術後我立即就感到我背部和頸部的疼痛消失了,長期存在的疲倦感也完全消失了。今天,我術後已經滿5個月,我可以說我的生活真的有非常大的改變,我又回到以前的我,我就好像從一個暗黑的隧道中走出來了,過去痛苦的8年就好像從來不存在一樣。我唯一後悔的是我沒有早一點進行手術。

在這裡,我想再一次感謝羅佑醫生,感謝他對這些疾病所投入的心血,也感謝他這麼人性化的對待病患。

2012年4月10日

瑪利亞露易莎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