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希芬娜(Giuseppina Murina),小腦扁桃體下疝一型、原發性脊髓空洞症併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1年6月27日


手術日期:2011年2月

italia

大家好,我叫喬希,我今年34歲,我是義大利Regio Calabria人,我的故事和很多人都一樣。我是因為十年前的一場車禍造成我腦部創傷和脊椎骨折(頸6),當時一位義大利相當好的神經外科醫生幫我進行了脊柱固定手術,我出院時醫生檢查我並沒有任何的神經損傷。但是,在出院休息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回到正常生活也開始回到工作崗作時,我開始出現頸部疼痛、頭疼、上肢麻刺等問題,不過這些病症都還是很輕微的,當時我並沒有很擔心,因為在經歴了那麼痛苦的手術後,這些病症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了,此外根據我的神經外科醫生所說,這些病症是很正常的。

不過這一切在十年後全都改變了。大概是在2010年3月我從車禍後就一直存在的疼痛問題,突然從一般程度變成劇烈程度,如:頸疼和頭疼問題都變的無法忍受、上肢麻刺的問題除加重外,更增加疼痛問題,夜晚攴因為這問題讓我經常失眠,我的雙手喪失力氣、我轉頭或笑的時候會抽筋、爬樓梯或走上坡路時下肢容易疲勞、呼吸困難;這一切問題讓我的日常生活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

後來我去看了我的義大利神經外科醫生,他讓我拍了我人生第一張核磁共振片,結果發現我有一個很大的脊髓空洞,神經放射科的醫生又讓我拍另一張片子,要排除腫瘤型脊髓空洞的可能性。

之後我在相當擔心和困惑的情況下去看了我的家庭醫生,他很了解我的情況,結果在看了我的片子之後,醫生診斷出我還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

從這時起我開始看遍所有義大利有名的神經外科醫生,大家唯一建議我的就是進行枕骨減壓手術,不建議我到巴塞隆納看診,我的家庭醫牛是唯一建議我到巴塞隆納的醫生。

後來雖然除了我的家庭醫生外,所有義大利醫生都建議我進行減壓手術,我還是把我所有的病例資料都寄到了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羅佑醫生在看過我的片子後,建議我安排門診,進行微創終絲切斷手術,其手術風險就像跟割盲腸一樣。

在經過了非常仔細且專業的門診後,我在2011年2月8日由羅佑醫生以獨創技術進行了終絲切斷手術。
手術後的當天晚上,我睡的相當安穩,我已經失眠了好長時間,而從手術後的那晚開始,我找回了我平靜的生活。

我先前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不過背部還有些輕微的不舒服(但是在相當可以忍受的範圍內),羅佑醫生說這是脊椎在重新適應所造成的。在休息了一段時間後,我又回到工作崗位,可以進行正常的日常生活了。

我希望我的教事能夠幫助那些同樣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的患者,希望可以幫助你們理清一些問題。

最後,我希望對巴塞Chiari研究所的全體醫療團隊、羅佑醫生和喬雅獻上我最誠摯且熱烈的感謝,此外也要感謝我的家庭醫生,是他幫助我找到了正確的道路找到了解決我疾病問題的方法。

喬希
2011年6月21日 意大利 Regio Calabria



聯繫我們

sam

午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