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利歐 (Basilio Martinez), 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

Published by at 2006年6月7日


Basilio_martinez
手術日期:2006年6月

esp

自從我懂事開始,我的身體就一直有不舒服的感覺,這造成我後來開始抗拒做運動,因為體育課的時候我只要做某些特定的動作就會頭暈目眩,我無法集中精神,甚至只要天氣有劇烈變化我的記憶力就會消失,在秋冬季節或許多的時刻我都會感到陌名的焦慮。我的頭腦可以重覆演練、理解許多事物,但是我的腦子就像是會休眠一樣,有時好有時壞。

現在我48歲,大概從3,4年前起,我開始感到一股陌名的疲憊感,沒做什麼事身體卻感到相當的疲勞,尤其是在我的脖子、肩膀、下背部。另外我的精神狀況也愈來愈差,當我思考、反省或找理由的時候,我發現相當的困難性。對我來說許多日常的活動變得很辛苦、不容易。

2004年的夏天,我感到了比平常更嚴重的疲憊感和精神衰退,突然,我就暈厥了過去,這是我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情形,而隨後六個月期間我暈厥的現象也愈來愈頻繁且不分時間地點發生,如在自動提款機、咖啡館、商店或甚至從冰箱拿牛奶。而我也不止一次因為暈厥跌倒,導致頭部撞擊地面。我發生這些暈厥現象的發生大部分都是因為我做了突然轉動脖子的動作或走路走的太快。因此,我開始小心照顧自己,以相當嚴格的方式控制自己,盡量不做突然轉動脖子或太快速的動作。

身為一個精神健康的專家,我對於同事們說我是因為焦慮而造成暈厥的解釋不與置評。我的太太和我開始尋找心臟病及神經病變方面的解釋,同時我也開始進行一系列的心臟和神經檢查。我的身體愈來愈不好,病症也愈來愈多,我的聽力變差,耳朵又出現嗡嗡的聲音,右眼視力也變差。後來心臟科醫師並沒有發現任何與心臟疾病相關的病症,反倒是神經科醫師和創傷科醫師他們診斷出我患有Arnold-Chiari I氏畸形、第五頸椎部分損傷、腰背部脊椎側彎和L5-S1的脊椎突出。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的病症加速惡化,雖然有時病況並不那麼嚴重,但我在短時間找不到任何的解決或減輕病痛的方式,除了期待我的病症更加惡化以接受傳統的Chiari畸形手術。對我來說,這個病是不能再耗下去的了,有哪個受病魔所苦的人能忍受等待他的病愈來愈嚴重呢?於是我開始尋找資訊,我找到了終端纖維切斷手術技術的醫學報導。我決定我必須進行這個手術技術的治療,因為這個手術不僅相當簡單,危險性也相當低,我可以預見我的病情好轉且阻止我的疾病惡化。

大概過了二個星期後,我的手術成果相當顯著,我在許多方面都有好轉。一方面是我的視力變好了,聽力也變得很清楚,之前耳朵出現的雜音也減少了,左耳幾乎是聽不見雜音了,右耳則是很少聽見雜音。現在我的脊椎可以自然挺直了,以前背部不舒服的現象現在全都沒了。另一方面,我身體疲憊沈重的感覺減輕了相當相當多,我的腦部能力也好轉了許多,不論是在集中精神、記憶、理解各方面都進步非常多。我現在的夢想就是能好好休息、多睡好幾個小時、睡得香沈。

另外還有一些小方面的好轉,我恢復了眼睛的辨色能力,之前眼睛紅的現象也沒了,而且現在我的瞳孔也恢復到了以前的大小。

針對Chiari I氏畸形的醫學解釋或一般醫師所使用的、具爭議性的治療手術,我個人認為終端纖維的切斷手術是最好的,因為他的手術效果是立即可見的,此外,與傳統的小腦切除術或腦部減壓手術相比,終端纖維切斷手術的風險實在是低太多了,所以我認為終端纖維切斷手術應該被當成第一選擇的手術。

巴西利歐

我的信箱:basili@correo.cop.es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