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Anna Portyko),脊髓牽扯綜合徵,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

Published by at 2013年6月4日


Anna_Portyko

手術日期:2012年1月

rusia

大家好,我叫安娜,我住在莫斯科,我今年48歲。

我想簡短的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我的病症是在我讀書的時候開始出現的,我莫名的出現頭疼和頭暈的現象。但做了多種檢查醫生都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或疾病,而醫生的結論也是:“她很健康,不需要擔心她的情況,她的這些病症會隨著她長大慢慢消失。”

但時間過去了,我的病症還是沒有任何的好轉。此外,後來到我生了孩子後,我的頭疼問題更是嚴重惡化,頭疼持續的時間也變的更久,也不是每次吃藥頭疼就能有緩解。此外,我還發展了新的病症:

- 後頸,肩膀,後背和腰部疼痛

- 頸部僵硬

- 經常性疲倦

- 憂鬱,心情低落

- 視力減退

- 複視

- 呼吸問題

- 行走不穩

有一段時間裡我做了很多不同的檢查,診斷結果也都不盡相同。醫生讓我做物理治療。在我的X光片(那時還沒有核磁共振的技術)顯示脊柱軟骨症。為了治療這類型疾病,醫生建議進行物理治療。於是,在這之後幾年我一直練習瑜伽,有氧運動和游泳,但是這些運動只讓我的身體情況越來越差。後來終於在2011年10月,醫生們在我新的核磁共振檢查發現我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然而他們對這個疾病沒有太深入的研究,於是建議我定期復查,若發現疾病惡化再考慮進行神經外科的減壓手術。

我在網路上搜尋了這個手術的信息,但手術的效果很不一定,我心裡感到非常失望:我有診斷結果,但卻沒有治療方案。我的健康一直都沒有任何好轉,不間斷的疼痛,生命沒有任何希望。

然而,除了尋找,我也只能還是繼續尋找關於這個複雜疾病的解決方法。

在2011年10月我在網路上找到了巴塞隆納Chiari畸形&脊髓空洞症&脊柱側彎研究所,我當下馬上就發了一封郵件給他們,當我收到他們的回复時我的心情真的很高興。第一次有人懂得和我解釋我的疾病病因。脊髓牽扯綜合徵是終絲緊張造成。我相信終絲切斷手術是我恢復健康唯一的機會。

2012年1月17日我接受了羅佑醫生的手術。醫院裡祥和的氣氛,醫生們對我投注的關心和注意力,手術前一天檢查的質量等都給了我相當安心的感覺,讓我相信我所做的決定是對的。

我的手術過程沒有感到任何的疼痛,我自手術後沒多久就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而直到今天我也一直在體驗身體的變化。

現在我在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做手術已經過了17個月,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更好,我上面所提到的病症也幾乎都消失了,我的頭也不再疼了。我的人生又出現了新的色彩,我有了一個全新的人生。在手術前我有行走障礙,要走超過500米路是不可能的事。現在我可以散步走將近7公里的路都沒問題,我也練習瑜伽,也工作。當你身體健康強壯時你的世界就是彩色的。

在研究所網站上的病友故事,我閱讀到這個疾病也可能會遺傳。我的兒子有時也會抱怨背部疼痛和疲勞。後來在我兒子的磁共振片,醫生們確定他也患有小腦扁桃體下疝第一型,而在2013年2月份我也讓他接受了羅佑醫生的手術治療。在術後他馬上就有了好轉的跡象:他變的更有活力,背部疼痛也有緩解。

我真的非常感謝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醫療團隊,他們是相當專精於自己所做的專業人士。羅佑醫生不僅還給了我我的人生也還給了我兒子,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

我的郵箱: annamag1@mail.ru

電話: +7(926)-263-11-52



聯繫我們

sam

午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