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拉(Daniela Putzolu)。神經顱腦脊柱綜合徵、終絲疾病、小腦扁桃體下疝、原發性脊髓空洞症和脊柱側彎。

Published by at 2017年6月30日


手術日期:2008年2月

大家好,我是丹妮拉,我在1989年2月1日出生於意大利撒丁島努奧羅省。我現在住在馬科梅爾市。我想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我從4歲就開始在馬科梅爾學習跳舞,一直學到13歲。從小我就有劇烈的頭疼和背疼,但我並沒有因此放棄跳舞,因為對我來說跳舞比我的疼痛更重要。

我每年都會去醫院做身體檢查,每次醫生都會跟我說我的疼痛是因為跳舞的關係。因為疼痛我也經常服用消炎止痛藥。

有一年,我的舞蹈老師帶我去羅馬參加國際舞蹈比賽,結果我贏得了比賽,后来我决定在羅馬追尋我這一生的夢想,我想成為一名芭蕾編舞家。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我一直努力學習也做了很多犧牲。幾年時間過去了,我身體的問題不斷加重,我甚至出現了眼睛、感覺和平衡的問題,我感覺不到冷熱,那時我的心情總是感到很焦躁。

在學校的第四年,一位很有名的編舞家選中我去瑞典進行演出。我去了瑞典,但在演出的最後一天,我的身體感覺很不舒服,我的左腿不聽使喚,出現劇烈疼痛,我吃了止疼藥後才感覺疼痛有緩解。後來我們就回羅馬了,接著就是聖誕假期了。

假期期间我回到撒丁島,但回來才兩天我又再次感覺身體不舒服。我去了骨科檢查,醫生讓我盡快拍核磁共振。但到了醫院,他們說我得等,因為現在是聖誕假期期間,另外還有有很多人也都等著做核磁共振。但我身體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我決定自己花錢到私立醫院拍核磁共振,這樣速度會比較块,結果兩天后我就拍好核磁共振了。

放射科的診斷結果是:“椎間盤突出,建議盡快手術。”

我把所有的檢查報告拿給我的醫生,在等待我下一次去羅馬和我們決定做椎間盤手術的同時,醫生給我開了一個疼痛治療的療程。

後來,我回到了羅馬,雖然疼痛依舊但我還是回去上舞蹈課,但隔天上課我的左腿又出問題了,我沒有力氣,有劇烈的頭疼,左手還沒了感覺。課堂上的大家都嚇了一跳,他們立刻就把我送到羅馬的醫院。

醫院給我媽媽打了電話並要了我在老家撒丁島拍的核磁共振檢查,同時他們也馬上給我做了其它的檢查,如CT,增強核磁共振等。結果檢查結果發現:脊髓空洞症小腦扁桃體下疝

這時,我不得不中斷我的學業, 我無法再去舞蹈課和學校了。

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不好,情況嚴重到我的主治醫生決定建議我去國外一家專科研究所,巴塞隆納Chiari 研究所,這都是為了讓我避免做減壓手術,一個對人體創傷特別大、沒有效而且非常危險的手術。而因為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我們沒有時間再等了,我們馬上就去了巴塞隆納,我的主治醫生因為擔心也陪著我們一起去了巴塞。到了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後,研究所的醫生說我必須盡快做手術。

現在手術後已經幾年時間了,我認為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和治療成果了。

現在的我好了很多,但很可惜的因為沒有及早治療,我無法再繼續跳舞了,不過我還活著,我的命是我羅馬的醫生亞力山德羅·魯斯蒂教授(Prof. Alessandro Rustia)救回來的,我這輩子都會一直感謝他沒有給我做開顱手術。另外,我也非常感謝巴塞隆納Chiari研究所的醫療團隊,尤其是羅佑醫生,他對我來說就是我的守護天使。

丹妮拉,帕佐盧
Email: danielaputzolu89@tiscali.it



聯繫我們

sam

早安,

我是家珮,我是研究所的中文醫療秘書,我將在您的諮詢過程中提供需要的協助。

提醒:所有透過本表格或研究所信箱諮詢的病例都將遞交研究所醫生團隊診斷答覆,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電話諮詢時間

星期一 - 星期五:上午9點 - 下午2點 (UTC+1)

星期六、日:休診

icb@institutchiaribcn.com

法律諮詢

法規

法律公告聲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