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姬尼亚(Virginia),脊髓牵扯综合症、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并原发性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11年9月15日


手术日期:2010年6月。

esp 西班牙人

大家好,我叫维姬尼亚,我今年37岁,我是西班牙毕尔包人。首先我想感谢罗佑医生和费医生,以及医生的医疗团队,感谢他们在终丝手术前后亲切又有效率的对待,我是在2010年6月8日进行手术的,我的病症在术后也减轻了许多。

我的病症从我小时候就开始发展了,除了思考迟缓,我也有语言能力等问题,我是在2004年7月(我30岁)时去看的神经科医生,我跌倒撞到膝盖后,变的经常会没有原因的跌倒。后来在2004年7月8日我拍了核磁共振,结果显示我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但是医生却没有跟我做任何这个疾病的解释,也未告知我这个疾病未来可能的进展。

随着时间,我的病症也越来越多,如全身性疲劳、晨晕、呕吐、便秘、嗜睡、抽搐、左侧疼痛。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得知这些问题的原因或起源,后来在我例假时,我甚至疼的必须卧床休息,而在床上我无法动也无法变换姿势。我的妇产科医生告诫我可能是因为神经系统变异,造成了我的更年期提前。面对疼痛越来越严重的情况,医生们只是给我防止呕吐、肌痛或慢性疲劳的治疗,或给我开消炎药、抗抑郁药和抗焦虑药。

我第一个看的神经外科医生不建议我手术,但也没给我任何治疗建议。神经科的医生则是建议我继续遵造内科医生的指示和用药,然后一年后再回来观察。但我的情况真的无法忍受,持续性的疼痛还有其他日益增加的不同的病症,都正严重影响我的生活。

后来透过网路,我家人找到了Chiari研究所,我们没多想任何一秒钟就决定跟研究所医生咨询我的病例。诊断结果相当明了,我的情况不是一般传统医疗可以治愈的,传统医疗就只是给我止疼药,对我的生活质量一点都不在乎。

2010年6月8日我在希玛医院进行了手术,我术后恢复的相当好。我现在没有服用任何药物,只有有时侯例假前不舒服我会服用止疼药。我知道小脑扁桃体下疝的部分不会有任何改变,但重要的是我病症的减轻和消失:我呕吐的问题、身体左侧疼痛和抽搐问题都停止了;此外,我长年心情不安的感觉也停止了,现在的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我非常感谢罗佑医生,也希望我的故事和经历可以对其他病友有帮助。
祝福大家。

维姬尼亚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