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赛德丝(Mercedes Magriñá),脊髓牵扯综合征,小脑扁桃体下疝,原发性脊髓空洞症并脊柱侧弯。

Published by at 2012年4月23日


手术日期:2012年3月。

esp 西班牙人


Mercedes_Magrina

大家好,我叫梅尔赛德丝,我今年61岁,我住在巴塞罗那的郊区(Pineda de Mar)。

我想和那些所有对自己疾病有疑问的人分享我的故事,也希望能帮助他们做出正确的决定来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第一次的手术是在我8岁时做的脊柱侧弯手术,医生们在我的脊柱里放了支架来矫正我的侧弯,直到我16岁时我又再一次进行了脊柱手术,因为之前放的支架断裂分散在6个不同的位置。到现在还是有一些支架的碎片卡在我的背里,因为医生说要把这些碎支架取出来非常困难。

此外,自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有疼痛和脑压的问题,我每天都会有偏头痛。

30岁开始我的退化问题也真正开始变的非常严重,我的双腿变的很僵硬、手和手臂麻木、身体的右半侧也失去了感觉灵敏性。

38岁时医生诊断发现我患有脊髓空洞症,在我接受手术前我都还不知道我其实也患有小脑扁桃体下疝。

颈椎脊髓空洞手术后12天我又重新再接受了一次手术,因为手术置入的东西出了一些问题。我在医院待了将近3个月,在这段时间中有25天的时间医生一直不断的抽取我的脊髓液做检查分析。

然而,我的身体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一直不断的恶化。我身体的灵敏性已经完全性的失去了,我无法走路,我的生活每天都充满了疼痛和疲劳。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把看了罗佑医生后,罗佑医生给的手术建议(终丝切断手术)告诉我其他的医生,但很不幸的是我的医生们都告诉我我的疾病是退行性的疾病,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的,且很有可能的是我未来将会瘫痪失去行动能力。

不过,罗佑医生和他非常亲切的医疗团队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从我一开始和他们接触、咨询到最后,他们都是一样的态度。

我在终丝手术后没几个小时,我就恢复了我感觉的灵敏性,双手的力气,我的双腿没都没有疼痛……

我的术后一直不断的在康复,我原本在颈椎承受的压力也全都消失了。这个手术不仅仅是消除了我的疼痛问题,而是又给了我活下去的意愿,现在的我每天都活的很有朝气和希望,我想做好多好多的事,之前的我因为每天所承受的疼痛和压力,每天都都活的很抑郁。

感谢罗佑医生和他的团队,感谢他们还给了我和我的家庭那些曾经属于我们的笑容。

此外,我也想特别感谢芭芭拉小姐,谢谢她亲切热亲的对待和她所给的信任,让我可以很安心。

最后,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帮助更多的人,也希望我早在多年前就认识这个治疗法。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