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利欧 (Basilio Martinez), 小脑扁桃体下疝第一型。

Published by at 2006年6月7日


Basilio_martinez
手术日期:2006年6月。

esp 西班牙人

自从我懂事开始,我的身体就一直有不舒服的感觉,这造成我后来开始抗拒做运动,因为体育课的时候我只要做某些特定的动作就会头晕目眩,我无法 集中精神,甚至只要天气有巨烈变化我的记忆力就会消失,在秋冬季节或许多的时刻我都会感到陌名的焦虑。我的头脑可以重复演练、理解许多事物,但是我的脑子 就像是会休眠一样,有时好有时坏。

现在我48岁,大概从3,4年前起,我开始感到一股陌名的疲惫感,没做什么事身体却感到相当的疲劳,尤其是在我的脖子、肩膀、下背部。另外我的精神状况也愈来愈差,当我思考、反省或找理由的时候,我发现相当的困难性。对我来说许多日常的活动变得很辛苦、不容易。

2004年的夏天,我感到了比平常更严重的疲惫感和精神衰退,突然,我就晕厥了过去,这是我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形。而随后六个月期间我晕厥的现象也愈 来愈频繁且不分时间地点发生,如在自动提款机、咖啡馆、商店或甚至从冰箱拿牛奶。而我也不止一次因为晕厥跌倒,导致头部撞击地面。我发生这些晕厥现象的发 生大部分都是因为我做了突然转动脖子的动作或走路走的太快。因此,我开始小心照顾自己,以相当严格的方式控制自己,尽量不做突然转动脖子或太快速的动作。

身为一个精神健康的专家,我对于同事们说我是因为焦虑而造成晕厥的解释不与置评。我的太太和我开始寻找心脏病及神经病变方面的解释,同时我也 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心脏和神经检查。我的身体愈来愈不好,病症也愈来愈多,我的听力变差,耳朵又出现嗡嗡的声音,右眼视力也变差。后来心脏科医师并没有发现 任何与心脏疾病相关的病症,反倒是神经科医师和创伤科医师他们诊断出我患有Arnold-Chiari I氏畸形、第五颈椎部分损伤、腰背部脊椎侧弯和L5-S1的脊椎突出。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的病症加速恶化,虽然有时病况并不那么严重,但我在短时间找不到任何的解决或减轻病痛的方式,除了期待我的病症更加恶化以接 受传统的Chiari畸形手术。对我来说,这个病是不能再耗下去的了,有哪个受病魔所苦的人能忍受等待他的病愈来愈严重呢?于是我开始寻找信息,我找到了终丝切断手术技术的医学报导。我决定我必须进行这个手术技术的治疗,因为这个手术不仅相当简单,危险性也相当低,我可以预见我的病情好转且阻止我的疾 病恶化。

大概过了二个星期后,我的手术成果相当显着,我在许多方面都有好转。一方面是我的视力变好了,听力也变得很清楚,之前耳朵出现的杂音也减少 了,左耳几乎是听不见杂音了,右耳则是很少听见杂音。现在我的脊椎可以自然挺直了,以前背部不舒服的现象现在全都没了。另一方面,我身体疲惫沉重的感觉减 轻了相当相当多,我的脑部能力也好转了许多,不论是在集中精神、记忆、理解各方面都进步非常多。我现在的梦想就是能好好休息、多睡好几个小时、睡得香沈。

另外还有一些小方面的好转,我恢复了眼睛的辨色能力,之前眼睛红的现象也没了,而且现在我的瞳孔也恢复到了以前的大小。

针对Chiari I氏畸形的医学解释或一般医师所使用的、具争议性的治疗手术,我个人认为终丝切断手术是最好的,因为他的手术效果是立即可见的,此外,与传统的小脑扁桃体下疝切除术或脑部减压手术相比,终丝切断手术的风险实在是低太多了,所以我认为终丝切断手术应该被当成第一选择的手术。

巴西利欧

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

sam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联系我们

我是家佩,我是研究所的中文医疗秘书,我将在您的咨询过程中提供需要的协助。

提醒:所有透过本表格或研究所邮箱咨询的病例都将递交研究所医生团队诊断回复,病友可以放心。

中文电话咨询时间

星期一~星期五:上午9点~下午2点

(中国时间:下午3点~8点)

星期六、日:休诊

[email protected]

24小时咨询表格

+34 932 066 406

+34 932 800 836

+34 902 350 320

在线咨询:369654802

法律咨询

法规

法律公告声明

地址

Pº Manuel Girona 16,

Barcelona, España, CP 08034